学校主页 访问旧版
  • 供稿

    文艺报

  • 更新时间

    2020年05月22日

  • 阅读量

推进文物古迹的数字化保存

朱晓进

2019年,巴黎圣母院大火给各国的文物保护部门敲响了警钟,如何尽可能完整地保护文物古迹,是各个国家的文物保护部门都需要正视的一个难题。而巴黎圣母院起火后,法国专业的文物保护措施更是给全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专业的灭火到随后的重建计划,都是有条不紊,按部就班。法国著名的游戏公司育碧宣布要拿出自己制作游戏时对巴黎圣母院全景扫描的1:1的数据资料来帮助巴黎圣母院完成重修,正是这一份1:1的数据资料,给巴黎圣母院的重现带来了希望。

由此可见,文物古迹的数字化保存对文物古迹的重建有着重要的意义,不仅仅是巴黎圣母院,在中东,由于“伊斯兰国”对伊拉克、叙利亚文物古迹的损坏,美国哈佛大学与英国牛津大学联合成立的数字化考古学研究所推出“百万图像数据库”项目,投入230万美元,试图以数字化的形式保存这些世界上最珍贵的遗迹。而在国内,山西大同北岳恒山悬空寺,已于近日完成高精度实景三维数字模型的建立工作,用三维的数据资料完整保存了悬空寺的风貌。文物古迹的数字化保存已经在国内外得到了一定的应用,其优点有:

1.用数字化的资料对文化古迹进行完整的保存,有利于文物的修复和保存。例如上述举例的巴黎圣母院,一旦文物古迹被损毁,想要修复恢复原貌,数字化的保存必不可少。假设没有任何资料的留存,巴黎圣母院想要修复原貌,定是难上加难。

2.三维定向、数据保存等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完整地对文物古迹进行数字化保存的地步,硬件不再是问题。当今三维定向、无人机、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已经可以全面的对文物古迹进行数字化的勘测,并能使数据得到安全保存,且经济成本已经可以接受,国内目前就有许多专门做文物古迹数字化保存的团队。

3.文物古迹是世界人民共同的财富,将文物古迹数字化,可以增加文物呈现的方式,增加世界各地居民对于文物古迹的兴趣,方便古建筑学、文物学等相关学科的进步与交流,有利于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助力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因此,应大力推进文物古迹的数字化保存,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1.国家文物保护主管部门对推进我国文物古迹的数字化保存要有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应对文物古迹进行分类,逐步以点带面地推进数字化保存。数字化保存无法一蹴而就,应对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先进行数字化保存,再对各省一级的重点保护文物进行数字化保存。

2.采取政府主导、各方参与的多渠道筹措文物数字化保存的资金,例如可以通过国家文物保护主管部门的规划立项拨款和各级政府、文物保护单位以及社会民间力量参与相结合的多元化筹款方式,调动各方对文物古迹数字化保存的积极性。一些有能力承担数字化保存的文物古迹保护单位,应予以政策支持,鼓励其自主承担完成文物古迹数字化保存的工作;而对于一些无力承担相关数字化保存的文物古迹保护单位或无具体保护单位的文物古迹,则应由文物保护主管部门牵头协调解决。

3.国家和省级文物保护主管部门,应统一制定相关的文物古迹数字化保存的标准。从测量、数据的获得、数据资料的保存、影像资料录制,以及文物古迹数字化保存相关信息的利用和使用等各个方面,都应有详细的标准、规章甚至法律予以规范。同时,对于文物古迹数字化保存的从业者也应有行业的准入资格和行业标准等。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

本文发表于《文艺报》2020年5月22日3版

邮箱:sun@njnu.edu.cn   电话:025-85898060

Copyright © 2020 南京师范大学网络宣传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