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访问旧版
  • 供稿

    统战部

  • 更新时间

    2021年09月22日

  • 阅读量

  • 文字

    许多

  • 图片

    许多

我的同心故事| 翻译——中外文明交流互鉴之桥

南京师范大学无党派人士联谊会 许多

依稀记得第一次接触到民主党派及爱国统一战线是在初中的政治课堂上。由于年龄小,那个时候对这些概念并没有什么太过深刻的认识。到了高中,选择文科的我,有了更多的机会和时间去了解和认识我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才慢慢意识到它在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中的重要作用:“它有利于反映民意,集中民智,促进科学民主决策;有利于协调关系,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和谐;有利于凝聚人心,反对分裂,推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

即使是在大学求学阶段,周围也没有加入民主党派的同学,对老师的政治面貌也并不了解,因此,对民主党派和统一战线仍然停留在纸面上和文字中。博士毕业进入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工作,又把工作的重心放在了教学和科研上,一直未能对周围的民主人士予以过多的关注,倒是时常被所在单位中共党员教师的奉献与拼搏精神所鼓舞。

慢慢的,我也开始思考我自己的政治选择。2020年初,学院党委书记蒋其琴老师找到我,向我介绍了一系列民主党派人士的同心故事。这些同心故事启发了我,也深深震撼了我,我开始思考和探索,于是在积极申请的同时,也第一次主动去了解自己身边究竟有哪些优秀的人是民主人士。

在了解的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原来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人都是民主党派的成员。民进江苏省委副主委、在凤凰集团工作的刘锋,我小时候经常去他家里玩。他家里书很多,去他家时,他总是出来和我打声招呼,就回书房看书写东西了。等我逐渐长大,才知道他翻译了《傲慢与偏见》《玛丽•奥利弗诗选》等300余万字的外国文学名著,对中外文学文化交流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毕飞宇、黄蓓佳,他们不仅是出色的作家,也同样奋斗在统一战线的第一线。在和他们的交往过程中,我能够深切感受到他们对于国家、对于民族的那份责任感。他们通过文学的写作和批评,支持并助力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回忆起和他们相处、交往的点点滴滴,我备受鼓舞,亦深感作为教育工作者重任在肩。

我个人的研究方向是翻译学,主要关注中国文学的对外译介。在研究中,我特别重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因为我清楚地认识到,世界是想要了解中国文学、中国文化的。在中国文学对外译介的译者队伍中,我们不仅有着一批优秀的中国译者,同样还有一批热爱中国文学文化的外国译者。他们都在不遗余力地向世界介绍中国。作为研究中国文学外译的科研工作者,我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向更多的人介绍他们,让他们所做出的不懈努力为世人所知。“中国文学译介与影响因素——作家看中国当代文学外译”、“中国当代文学在西方译介与接受的障碍及其原因探析”、“英国主流媒体对当代中国文学的评价与接受”、“中国典籍对外传播中的‘译出行为’及批评探索”,我撰写了一篇篇文章,目的就是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到翻译在中外文化交流中的重要意义与价值,了解中国文学文化是如何走出国门,走进外国读者的心中的。

作为高校教师,教书育人也是我工作的重要部分。我非常清楚,作为一名译者,除了要有杰出的翻译能力,更重要的是要有正确的翻译观和文化立场。因此,在平时的教学中,我非常关注学生翻译观念的培养。《翻译通论》是我给翻译专业本科学生开设的一门课程。为了能够让学生形成正确的翻译观和文化立场,我在课程中加入了很多优秀译者的译介事例,也让他们自己去介绍优秀的翻译学者。在我看来,做好教学工作,也同样是参与到社会发展、社会建设的一种方式。

去年,我主编的《中国文学四大名著译介与传播研究》一书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选择对四大文学名著外译与传播的历史与基本问题进行梳理和探索的代表性论文,集结成册,展现中国四大文学名著在国外的译介与传播历程,揭示文学翻译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探讨中国文学外译的基本问题与路径。虽然和那些多年致力于将中国文学推介到世界的翻译大家无法相比,但或许也算是本人在文化传承创新方面的一点小小贡献吧。

未来的路还很长,希望自己能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努力,奋力拼搏,提高自己专业水平,肩负起培养人、引导人和促进中外文明交流互鉴的光荣使命。同时,作为一名无党派人士,我也会在追逐自己理想的同时,在共同绘就这个同心圆的过程中,继续书写自己的同心故事!

2021年5月31日

邮箱:sun@njnu.edu.cn   电话:025-85898060

Copyright © 2020 南京师范大学网络宣传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分享到